羊肉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肉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里的医疗垃圾为何堆积如山【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5:47:10 阅读: 来源:羊肉切片机厂家

□本报记者 张 磊 实习记者 荆伟龙□

济南瀚洋公司大门被近2米高的渣土和大石块堵得严严实实。

村民在济南瀚洋公司大门旁搭建了简易帐篷,轮流值守,不让垃圾运输车出来。

齐鲁医院的垃圾存放点已被医疗垃圾填得满满当当。本报记者张 磊摄

近日,有读者致电本报称,山东省济南市医疗机构内的医疗垃圾已经堆积如山,无人处理,从春节至今已一个多月。起因是当地唯一具有医疗垃圾特许经营权的企业——济南瀚洋固废处置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济南瀚洋公司”)因污染问题与当地桃园村村民产生分歧,村民用渣土将厂门封堵。本报记者随即前往济南市进行实地调查。

■被垃圾“吞没”的医院

“麻烦你们帮助呼吁一下,我们已经承受不了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院感科主任韩辉对记者说,自春节过后,该院的医疗垃圾就没有清运过,每天产生的近3吨医疗垃圾,早已填满原有存放点,只得启用废弃的实验室来堆放。目前,该院已积存60吨医疗垃圾。

韩辉打开仓库门的一瞬间,一股恶臭迎面扑来。仓库内装着各种医疗垃圾的黄色袋子几乎从地面堆到了天花板。“这些医疗垃圾不仅有手术和包扎的残余物、一次性注射器、输液器、动物实验残余物,还夹杂着手术截除的人体器官、残肢,病人排泄物、呕吐物以及传染病患者使用过的各种生活用品等。”韩辉说。

当天,济南市气温已升至27摄氏度。“高温会加快垃圾腐烂速度,必须尽快处理。”韩辉说,“我们每天用紫外线消毒,但作用有限。”

与韩辉一样,山东省中医医院院感科主任刘爱华这些天也焦急万分。该院以内科治疗为主,医疗垃圾要少一些。“但每天也有几百公斤。”刘爱华说。

记者采访时,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的一位负责人给刘爱华打电话询问垃圾处理的进展情况。“济南瀚洋公司已有十几天未到医院处理垃圾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也承受不了了。”这位负责人说。

在我国1998年1月4日颁布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医疗垃圾被列为“1号危险废物”。根据国务院2003年6月公布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应至少每两天到医疗卫生机构收集、运送一次医疗废物,并负责医疗废物的贮存、处置。

“我们要求各医院将每天新产生的和库存的垃圾数量及处置情况上报市卫生计生委。”济南市卫生计生委医政处处长韩秀香告诉记者,济南市共有各类医疗机构5774家,每天产生约25吨医疗垃圾。从职责划分上,卫生部门只负责监管医疗垃圾在医院内的收集、运输、贮存等。而此次垃圾堆积的导火索,是济南瀚洋公司与当地村民就污染问题产生分歧。“既然出了问题,就要积极妥善解决,毕竟这涉及百姓的健康问题。”韩秀香说。

■被污染“侵袭”的村庄

成立于2003年的济南瀚洋公司位于济南市历城区荷花路371号,厂区斜对面就是桃园村,从厂门口到村口约有1000米。记者看到,厂门口已被近2米高的渣土和大石块堵得严严实实。大门旁一个简易帐篷上还挂着条幅:消除污染,换人民群众生存健康。

村民李增恩说,从大年初四(2月22日)开始,村里人便轮流值守,不让里面的垃圾运输车出来。大家认为,自从2003年济南瀚洋公司落户这里,村民健康就受到了污染的“侵袭”,要求其整体搬迁。

村民们认为,污染主要来自废气和废水,废气主要是医疗垃圾在焚烧冷却过程中产生的强致癌物二恶英。“工厂都是夜里排废气,呛得人直咳嗽。到了晚上大家关上门窗都挡不住呛人的气味。”村民李桂英说。

在村民指引下,记者看到济南瀚洋公司北侧有一条长约千米的沟渠,已经干涸。“原来从瀚洋公司内流出的都是黑绿色的废水,工厂停产后沟渠慢慢就干了。”村民说。

村民李富田告诉记者,这些废水排到了距此不远的小清河里去,村里用小清河的水进行农业灌溉。小清河北面不到200米处,便是南水北调工程。“厂子来了以后,我们种的稻子上都沾了黏糊糊一层黑油,其他村的大米卖一块二一斤,我们村的一块钱都没人要。”

不断出现的健康问题也让村民忧心忡忡。“2003年前,全村700多口人里,得癌症的只有两三个人,后来陆续出现了很多。”李增恩说,目前全村有30多人得了癌症,其中有的已经去世,患皮肤病的村民大概有近百人。“经常突然就痒得不行。”一位村民挽起袖子,让记者看已经干裂且出现红肿溃烂的皮肤。

既然工厂2003年便已落户,村民为何12年后才想到维权?对此,李增恩表示,封堵厂区门并非第一次,前几次公司给了一些钱。但眼看得病的人越来越多,村民不干了。“我们这次不要钱,就要求把厂子搬走。”李增恩说。

采访中,村民没能拿出证据证明得病和垃圾处理厂之间有直接关系,但他们都很坚持自己的判断。“不远的坝子村也受到了影响,准备跟我们一起维权呢。”

■济南瀚洋公司已经停工

“你们是干什么的!”记者爬上渣土堆进入厂区时,两个壮汉突然从墙边的一排平房中走出来,要求记者离开厂区,“都停产了,没什么好看的”。

在记者强烈要求下,对方要求出示记者证,在对证件进行拍照后才允许记者进入厂区,但一直尾随其后。

记者看到,焚烧炉已经停工,在焚烧炉门口,放置着一排仍冒着青烟的黑乎乎的胶状物,发出刺鼻的臭味。在厂区,随处可见尚未处理的输液用塑胶瓶。在一个角落,记者看到有细碎的塑料颗粒成品从裂开的包装袋中滑落出来,有的呈深绿色,有的呈暗黄色。包装袋上印着“复混肥料”字样。

济南市环保局环境评价处处长钱毅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未被污染的塑料输液管可以进行回收再利用,但济南瀚洋公司并不具备相关的环保审批手续,不具备相关生产资质。据了解,在此前的突击检查中,济南瀚洋公司相关生产车间已被查封。

记者在现场看到,环保局的封条已经被撕开。另一生产车间的封条虽然没有拆封,但边上的窗户已被打开,窗户下面还有一个梯子。村民称,工人就是在车间里把运来的塑料输液瓶打碎,再生产成塑料颗粒,洗这些塑料输液瓶半成品的水,顺着管子就流到墙外边去了。

正当记者要离开时,恰遇两个人进厂。“他是负责人,我认得。”村民指着其中一个人说。记者忙上前询问,对方表示,目前工厂已经停工,厂方会按照政府要求妥善处理,“其他的不便透露”。记者也试图联系济南瀚洋公司总经理王肖燕,但对方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环保局:涉事公司环保达标

针对村民和济南瀚洋公司之间的几个争议点,记者采访了济南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处长张瑞海。

对于二恶英超标的问题,张瑞海表示,2014年12月,市环保局对济南瀚洋公司进行了一次监测,没有发现二恶英超标。由于二恶英检测技术难度较高,山东省内并没有单位具备检测能力,因此特意邀请了外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应该说,检测结果有着很高的可信度。”张瑞海说。

癌症患者迅速增多是否与济南瀚洋公司排污有关,张瑞海表示,癌症的发病因素有很多,目前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癌症患者增多与排污有关,因此不能作出关联性判断。

另一争议点是工厂距离桃园村约1000米,与南水北调工程也仅隔不到200米,是否符合有关安全防护距离的规定。张瑞海表示,800米以外即为《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所称的“远离”,厂区距村口有1000米,因此符合相关规定。工厂在南水北调工程前就已建成,既然南水北调工程并未因此改道,工程设计时也未曾要求工厂搬迁,“应当是符合环保要求的”。他同时表示,自己去年才上任,当时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十分清楚。

济南市环保局副局长秦立华介绍,目前市政府已启动应急预案,一方面将垃圾运送至济南另一家处理工业废弃物的公司——山东腾跃化学危险废物研究处理有限公司进行集中处理,另一方面将一部分累积的医疗垃圾运往周边的滨州、枣庄等地的集中处置点处理。

据了解,山东腾跃化学危险废物研究处理有限公司是济南唯一一家处理工业废弃物的公司,其主业是处理工业固体废物。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工业垃圾处理要求焚烧炉温度达到1000摄氏度左右,而医疗垃圾只需要850摄氏度~900摄氏度即可。此外工业垃圾处理要求的环保标准也高于医疗垃圾。因此,处理工业垃圾的企业可以处理医疗垃圾。

“市政府认为,济南市只有瀚洋一家公司拥有医疗垃圾收购和运输体系,这种机制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以后将引入竞争机制,不再是独家经营。”秦立华说。记者获悉,济南市政府目前已要求济南瀚洋公司停产、停运并限期选址搬迁。

记者手记

垃圾事件考验的是政府的铁腕与担当

堆滞垃圾逐步清除,工厂限期搬迁。至此,济南瀚洋公司与当地村民的冲突似乎暂告一段落。但是,根据记者的观察,事件暴露出来的矛盾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垃圾处理涉及的是全社会利益,但如果社会受益要以牺牲局部地区群众的合法利益为代价,那么,此类事件恐怕换一个地方还会继续发生。

在事件中,村民难以证实所主张的“健康权益受损”与这家企业的污染存在因果关系,甚至第三方的检测也证实大家所关注的二恶英并没有超标。但是,污水让村子里的稻米卖不出价钱,村民睡觉要忍受呛人的废气,却是真切的感受。12年来,村民确实数次堵门维权,然而在赔点儿钱后,环境状况依旧故我,很难说这家企业履行了社会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很容易想到要依赖政府的强力监管。

但遗憾的是,在此次事件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济南瀚洋公司是由济南市环境保护产业技术开发服务站和深圳市瀚洋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而前者与济南市环保规划设计研究院实为两个牌子、一套人马。与深圳瀚洋签署合同的济南市环技站的法人代表王俊峰,时任济南市环保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虽然这两家“公”字头的单位不是政府,但老百姓一般会认为它们是政府部门的“亲儿子”。这种企业模式也会被认为“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很容易让人猜想政府多年的作为不过是维护自家的利益。虽然当地环保部门表示已于2014年转让了全部股权,但这已经让政府的公信力打了折扣。

垃圾围城是许多城市面临的现实问题。而垃圾处理企业建立遭遇当地居民抵制的事件也发生了不少。观察这一事件,记者深切感受到,垃圾处理公司这一类事关公众利益的企业的监管,需要政府的“铁腕”和“担当”。“铁腕”体现在对企业制定更高的环境要求,并严加监管,避免造福全社会的事儿,变成一部分人要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担当”则应该体现在财政投入、支持方面,帮助企业达到环境友好标准,并对居民已经受到的损害给予适度补偿。

万凰之皇

菲狐倚天情缘无限版

新qq三国游侠

侠行天下ol